【專文】蘇聯元帥與台籍老兵──他們臉上的歷史

【專文】蘇聯元帥與台籍老兵──他們臉上的歷史
台籍老兵的故事,台灣的教科書,寫了多少?



台灣的年輕人,不了解他們的阿公們,被迫上戰場的歷史,這是誰的責任?

(一)

多年前,我因緣際會,有機會在莫斯科,去一個俄國家庭作客,主人是一位蘇聯時期的空軍英雄。



這位退休的前蘇聯空軍元帥,大約80幾歲,他孫女兒娜塔莎(Наташа )正在莫斯科大學亞非學院讀書,當時我要研究蘇聯戈巴契夫改革的議題,因緣際會,透過娜塔莎的安排,我得以有機會去探訪這位前蘇聯空軍英雄,順便一起家庭午宴。



這位蘇聯阿公,可能第一次有一位台灣人,走進到他家作客,他就非常興奮,一早身著正式服裝,等著我到訪。



(二)

一見面,他滿臉笑容,熱情洋溢,我們寒暄過後,透過她孫女兒翻譯,他開始跟我侃侃而談,講他過去輝煌的飛行歷史,從二戰,冷戰,談到蘇聯瓦解之後......。



他跟我說,他退休後,曾受邀到美國,跟二戰時代同時期的美國空軍退休將領,一起交流互動。美俄兩國的空軍阿公,把酒言歡,回憶當年抵抗納粹德國的歷史,以及蘇聯瓦解,冷戰結束後,美俄雙方退休將領的交流互訪,增進雙方了解。



這位蘇聯阿公,談起過去歷史,神采飛揚,欲罷不能,

我只能偶而用些俄語單字,「Да」(是的)「Почему?」(為什麼?)「Хорошо!」(很好!)接續一下他的話題。



他就很高興,以為我聽得懂,也不等娜塔莎一旁逐段翻譯,阿公就嘰哩呱啦,全程俄語,講了一個多鐘頭。



我猜他孫女兒翻譯阿公的話也累了,她看到我們晤談甚歡,就乾脆不用翻譯了,丟下我留在阿公書房,自己跑去家中餐廳,幫阿嬤準備豐盛午宴。



(三)

蘇聯阿公根本不知道,我當時的俄語程度,聽力是趨近於「鴨子聽雷」,他還是熱情興奮,把一拖拉庫的陳年往事,倒給我這個初次認識的台灣訪客。

他個子不高,一頭白髮,面色紅潤,但說起當年,聲音宏亮,眉飛色舞。



那一天,這位當年蘇聯元帥,我從他身上看到的,不只是他拿出來給我看的整排英雄勳章,而是,他的個人「歷史」,他的國家的「歷史」,他的抵抗納粹德國的「歷史」。他的臉上,除了皺紋以外,佈滿了「歷史」!



(四)

今天,整理書道舊作,看到這幅「老兵」作品,不禁感觸良深,也想起了當年認識了這位俄國老阿公的往事。



這些年來,全台灣唯一的「高雄關懷台籍老兵協會」,不斷的為台籍老兵,為台灣的歷史而努力。



2013年,我創作了這件作品,就是為了「台籍老兵」而作,現在收在家中儲藏室。



雖然一位高雄好友,看過了這張作品的相片,曾直白笑著對我說道,「你畫e是啥米?我看攏無啦!親像鬼符仔咧!」,聽他幽默言語,我只能陪他「呵呵呵.....」自我解嘲一番。



我用這幅字畫,表達我對當年台籍老兵,身處時代巨變,奔赴異地,流離失所的的感情。



(五)

台灣歷史教科書,台籍老兵的歷史,擺在在哪裡呢?



台灣台籍老兵阿公,如今逐漸凋零了。



但是,如同我在這一位俄國阿公的臉上,看到的就是深深刻畫著「蘇聯歷史」四個字,我們仍然健在的台籍老兵阿公,他們自己臉上,何曾沒有銘心刻骨的「台灣歷史」四個字呢?



他們的歷史,就是台灣的歷史的一頁。



他們走過的痕跡,就是台灣人留下的歷史軌跡。



什麼叫作「轉型正義」?



就是還給「台籍老兵」,

真正的歷史記錄吧!



(2018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