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民主投票變成一場情緒魁儡劇

【專欄】民主投票變成一場情緒魁儡劇
歷史學家尤瓦爾諾亞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人類大歷史》與《未來簡史》的作者,在TED2018有一場重要的演講,解釋了法西斯主義如何利用大數據摧毀當代民主─《為什麼法西斯主義如此誘人?你的數據資料是如何助長它》。



按TED的慣例這場演講只有18分鐘,但很少人能耐心看完它。「法西斯主義」這個名詞似乎是上個世紀二戰時期的老東西,但這次台灣台灣九合一選舉,它展現了威力。



如何辨視法西斯主義?首先得認識什麼是「國家主義」。現今世界上最繁榮、和平與自由的國家,都擁有強大的國家主義信仰──我的國家是獨特的,我對國家負有特殊的公民義務,但也同時對全人類負責相同的義務。



法西斯主義則傾向「唯我獨尊」,不用關心其他人的權利。如有衝突,就將問題簡化,好像人生可以避開複雜,輕鬆簡單達標。例如,法西斯主義會喊出「一個也不能少」,命令藝術與信仰都為唯我獨尊的那個「國家」讓路。



因為簡單,所以法西斯主義很誘人──如何辨別一部好的電影?很簡單,為國家利益服務的電影才是好電影。如何定義好壞人?很簡單,為國家利益服務的才是好人。所以法西斯主義不愛家人更愛「領袖」。如果國家把一個人定性為「死刑犯」,他們可以毫無猶豫地摘除這個人的器官。



受法西斯主義操弄的人可以輕易背叛真相與良知,因為他們只有一種信仰:領導者的利益。真相一點都不重要。



很多人以為法西斯主義是醜陋恐怖的。相反地,它是美好有趣並且激勵人心的。法西斯主義就像一面魔鏡,給你美麗的幻想、美好的願景;同時也點出你內心的恐懼與仇恨。它比你還瞭解你自己,每一個關鍵字與每一句話,都可以駭入你的心裡。所以要抗拒法西斯主義才會這麼困難。



不幸的是,新的科技讓法西斯主義的復辟變得非常容易。只要用大數據結合生物科技就能辦到。最先這麼做的是矽谷的科技人,他們用這種方法把產品精準銷售給目標客戶。現在,民主敵人用同樣的方法,把恐懼、仇恨和虛榮銷售給選民。



他們無中生有創造出各種感受,同時規劃出不可能的美麗夢想,利用各種社群媒體管道、深入菜市場、工商社團與學校,無所不在。他們深知我們的弱點,善於操控我們的感受和情緒,最後得到他們想要的權力。



這種法西斯主義者可能無法提供我們更好的健康照護與財富,但他卻可以使我們愛他,並且恨痛恨反對的另一方,即使那是你的親人與好友。民主很難生存,因為我們的民主基礎不再是理性,在投票的那一刻只剩下「感覺」。這些能夠有效操控我們情緒的人,已將民主投票變成一場情緒魁儡劇。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