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報之聲 (側錄鄭弘儀專訪陳永興/陳永興相關照片版)

「尷尬的年代」陳永興:續拚台灣人的夢
文/陳俊廷
「史明100歲了、阿輝伯96、彭明敏95、辜寬敏92、高俊明90幾…」陳永興說:我常想自己也要休息,但想想老輩還在努力,咱不拚也不行,在他們面前,咱不能說老,只能續拚!
陳永興日前接受鄭弘儀專訪,鄭弘儀推崇陳永興也是大老,陳說,在老輩面前,她只是70歲,也非中生代而是「尷尬的年代」。
「台灣人的夢,從更早的阿公那一代日治時期文化協會、民眾黨、蔣渭水時期就已有台灣民報;戰後國民黨入台,台灣人再一次反抗,發生二二八大屠殺,台灣人才都被犧牲掉;1980年代黨外運動生民進黨開始另一波民主風潮,直到太陽花,幾乎可說30年一代」。陳永興有感的說,不是咱不願死心,如觀看台灣人表現,每一個行業領域優秀人才輩出,咱難道沒資格成為國家?全世界國家到底有多少國家比咱優秀?結果咱的夢卻至今未實現,陳與鄭同感的說,這一定是哪個環節出問題…….
陳永興強調,咱要思考,30、50、100年後,咱的台灣與子孫要走向何處?從阿公那一代還在打拼,與當前30、40這一代還在努力的人,咱這一代要留給「他們」什麼?如有這種想法,作法與選擇就會不同。
此外,「喜樂島聯盟」前日發表公開連署信,要求立委表態是否支持修改《公投法》,讓台灣人民有權透過公投對台灣前途表達意見,陳永興在之前接受訪談時,他也語重心長的說,他常感佩咱的祖先如亡命之徒冒死渡過黑水溝,非常勇敢,但至今經過100年文明洗禮,台灣人現在反而沒有那麼勇敢,現實考慮過重………
陳永興認為可能是在早期大家被迫害的時候,大家有那麼一點理想性。因爲那時反正你要參與政治你就要有去坐牢的準備,所以要參與的人如果沒有理想性大概就不會跳下去!現在解嚴了、政黨成立了、投入政治不會再被抓去關了,他感覺反而理想性就漸漸不見了!大家都現實考量,有政黨輪替後更變成利益分配,實在是令人很失望。
他強調,我們要追求的是台灣人有一天建立一個大家所愛的國家、有獨立的主權、有公平的社會、有好的文化。在這個世界上能受別人尊敬,對人類有貢獻的國家,這才是我們要追求的夢。

※長期為台灣主體性在打拼的陳永興醫師接受鄭弘儀的專訪。(文字摘錄):
陳永興說:其實不管是民進黨或台聯,他都是被徵召的,因為長期來他就是支持台灣本土的民主運動,這是從黨外時期就開始的,學生時期看到那時的黨外雜誌「康寧祥」和「黃信介」開始辦「台灣政論」(註二) 的時候,他就開始幫他們的忙。比這個更早的就是「大學雜誌」,那時還是學生時就在那裏投稿,就認識了陳少廷、張俊宏等人,後來就幫忙黨外政論雜誌。
高雄醫學大學畢業後當醫師,白天去醫院上班,然後就去黨外雜誌社工作。當時戒嚴時期黨外雜誌就是常會被查禁,所以那時在辦這些黨外雜誌的年輕人有很多我或多或少都有幫忙或照顧到他們。後來因為美麗島雜誌社發生事情,很多前輩都被抓去關,他就擔任人權會的這個工作,當「台灣人權促進會」的會長,就常常去探監,去監獄看這些政治受難者和照顧他們的家屬。後來家屬又出來選舉,像周清玉、許榮淑、方素敏(林義雄妻)等這些家屬出來選舉時他也幫他們的忙。
黃信介當民進黨主席那年要選縣長時,花蓮縣因為大家都知道選不上,所以找不到人要去選,所以就拜託並徵召他,猶記黃說:「不然永興兄你去選吧!」,他也知道選不上,但是抱著總是要有人去後山開拓的心情,當作一個啟蒙運動就去了!而那次縣長選舉也選的「轟轟烈烈」,不過最後當然還是落選了,那是他第一次參加選舉。後來信介仙當完立委就交給他選,他選上了花蓮縣的立委。
當做完立委後,民進黨開始有許多的人頭黨員及派系的問題,那他本來就不是想要選舉的人,所以他立委做完就退出民進黨,又回去做他的醫療專業,最後也回去高雄當衛生局長,在任時還因擋人財路被暴力毆打。
陳永興覺得台灣的政治到現在沒辦法讓人看到有高一點的理想性,可能是在早期大家被迫害的時候,大家有那麼一點理想性。因爲那時反正你要參與政治你就要有去坐牢的準備,所以要參與的人如果沒有理想性大概就不會跳下去!現在解嚴了、政黨成立了、投入政治不會再被抓去關了,他感覺反而理想性就漸漸不見了!大家都現實考量,有政黨輪替後更變成利益分配,實在是令人很失望。因為我們要追求的是台灣人有一天建立一個大家所愛的國家、有獨立的主權、有公平的社會、有好的文化。在這個世界上能受別人尊敬,對人類有貢獻的國家,這才是我們要追求的夢。
鄭弘儀:你不是為了職位、不是為了錢也不是為了名去做這些事?
陳永興說:他都是做「憨工」的啦!
鄭弘儀:陳興醫師說實在,令他欽佩的是每次他去幫人家主持募款餐會,幾乎每次都會看到陳醫師,陳醫師就是出錢又出力,這個人真的是算得上是「人格者」!
※對民進黨的內心話
民進黨讓台灣人疼惜30年了,如果再繼續像現在這樣沒有振作起來,繼續沉淪下去,台灣人就只好自救了!過去他為民進黨也是拼死拼活的,把他徵召到花蓮去的時候什麼都沒有,他自己去那裡「舞」五年,那五年他完全沒有任何收入連一毛錢都沒有,民進黨也沒有贊助他一毛錢,他都只靠他自己拼,就這樣去花蓮打天下。
陳永興指其對民進黨也有很多貢獻,當時為了拼總統直選參加國是會議,在戒嚴時期拼228的平反,在街頭被打、被水沖、什麼都拼過,但是今天民進黨過半數執政,竟然這麼沒有作為,這樣對台灣人民無法交代。所以他是覺得台灣人當然不忍心說好不容易讓民進黨有機會去處理國民黨,如果你又做到讓國民黨把政權拿回去,甚至造成讓中國入台,這樣對台灣社會無法交代。
所以他是希望民進黨的所有從政人員真的要尋回初衷,要想想黨外的時代多少人坐牢犧牲性命才讓這個本土政黨活下來,「你們」不要把這些全部毁掉。
陳永興指其是苦口婆心,雖然有時候說,這樣是情何以堪,因為過去大家都一起在打拼,但今天你們大家坐在「那裡」,可以做的沒做,像他們在推「東奧正名」民進黨竟連這也在反對、阻擋,那就太開玩笑了吧!
「東奧正名」這完全是符合民進黨的黨綱黨章,符合民進黨一開始的精神,連這個都不支持,要不然這一次公投是會過的!現在未過,這樣國際會怎樣看待?這是非常不應該的。